申请入会会员登录会员注册

第三章 中国第一个合作团体
第三节 “工合城”
时间:2019-08-23 10:00:00    来源:(美)海伦•福斯特•斯诺著;孙仲伦,牛剑华,安危译。陕西旅游出版社,2007.8    分享到:

沿着正在成为通向西北的“工合公路”,有一个人口约三、四千人的群山环抱的小村庄,这实际上就是一座“工合城”,它的主要街道就称为“工合路”或“工合街”。战前,这块地方是一个寂静的、不引人注目的小村庄,但西北公路建成后,它的重要性便日益增加。在这里,去兰州的“大道”分道进入甘肃其他地方,这里也是来自突厥斯坦的俄国卡车,前往四川的公路交叉点。

埃德加•斯诺对这个模范工合村的印象作了如下描述,由于存在被轰炸的危险,没有指出这个村庄的名字。

“中国工合是意识到这个村庄潜在商业重要性的第一个战时组织。‘工业繁荣’使得这个村庄,在陕西这一地区,成为广泛的市场。中国工合在村庄附近,开办了五十多个合作社,并有自己的学校和医院。

“工合城是西北最大的合作金工车间的所在地。它是所有最有雄心的合作社中的一个,现在价值54000元。目前,工合城主要从事棉纺机、织布机和梳棉机的制造。它促成了十多个毛毯制作合作社的建立,使25000条工合毛毯的大宗军队定货能够按时交付。它已在过去生产了相当数量的手榴弹、小型武器和其他军需品。

“金工车间的大多数工人,来自山西、湖南、南京和沈阳几家中国已沦陷的兵工厂。一批机械师原属于第五十三军军械修理处,正是他们最初办起了这个车间。1938年,约有十多位这样的人,作为难民,会聚宝鸡。他们把自己制定的计划交给中国工合,并请求10万元的贷款。那时,中国工合的总资产还没有10万元,工程师吴柱飞削减了他们请求的80%。随后,有一天,一位名叫谢明周的先生前来拜访吴。

“谢这个人,原来是满洲的地方行政官,但1931年,他沦为一个难民。当前的战争之初,他带领一群满洲人,到了陕西东南地区,组织了上面提到的东北难民移民团。他帮助他们寻找土地,学会种田。以后他去了宝鸡,他参加了进步人士王凤瑞先生领导之下的县政府。

“谢先生对吴工程师说:

“‘在陕西这里约有12还是14台属于第53(东北)军的机器。工人已被遣散,机器准备运往南方某地,或者可能变成废钢烂铁。我们想把机器运到这里,以帮助我们西北的军队。如果你能借给我们5万元,兴办金工车间,我们将请求万福林将军,把这些机器捐赠给合作社。我们可以付给第53军一点设备使用的租金。

“吴同意这一建议,于是合作社便成立起来了。万将军被这一计划深深感动,放弃了租金问题。万将军规定,如果合作社获得的利润超了约定的百分比,就应该一年捐献600元,以帮助纺织合作社里东北士兵的妻子和寡妇。谢先生,过去的一位地方行政官,如今是金工车间董事会的董事长。

“这种工业的一个有趣的特点,是它利用原始的能源。附近的一条小溪已被引来驱动大水轮,水轮就可以产生供整个金工车间使用的足够动力,水轮机是附近农民的一项奇迹,当农民们来赶集时,总要看一看水流打动水轮,飞溅出阵阵水花的情景。在几乎没有电气机械的地区,这种水轮机很好地起着发电站的作用。

“在同一溪流上距水轮机不远的地方,是一座测试实验室。战争刚一开始,该实验室的补助金便被取消了,原因不清。为了拯救该实验室,以免被拆除或毁于西北,中国工合同省政府协商,最后得到了租用部分设备的许可,每年1万元,这样,工合便有了一座今日唯一仍在整个西北运转的测试实验室。

“我询问实验室主席,是否有可能同有能力的工厂一起生产炸药。”他回答说:

“‘目前,除了西安生产少量的硫酸以外,西北不生产硫酸。战前,西安的这家工厂全力运营,但是去年秋天,政府命令它停产。为什么?我不知道。我们仅在四川以北有这样的工厂,它的生产是非常重要的,但是,现在大部分设备却闲置着。’

“在西北,也没有硝酸工厂,当然,建一个厂并不难。当地有大量可用的原材料,但政府的所有计划,似乎都排除了在这一地区建立炸药工业的可能性。硝化甘油、TNT和甘油炸药都可以在陕西生产,且费用不大。但政府对这样必要的战时工业不愿支持,这种态度令所有旁观者难以理解。

“工合城合作社包括矿山、砖窑、制革、缝纫和毛纺织工业。工合城里有一间的整洁的俱乐部,同补给站办公室相连,里面摆放着乒乓球台。

“一项重要的企业是造纸厂,有33名工人。亚麻、棉花、麦杆、细桑枝和树皮是造纸材料,用来生产新闻纸、信笺、包装纸和其他各种纸产品。月产量13万张,在目前市场上值16000元,纸张的出售价比便宜的日本纸还低,但仍能获得25%的利润。产品需求量很大,我已经看到,纸张销往远在北方长城边上的榆林。

“造纸合作社,院子非常宽敞,有一所为‘工合’工人的孩子办的小学。专门的工合教科书总是用工合的纸张,在工合的工厂印刷。学校目前有五十多个学生,并受中国工合妇女工作部的指导。当地仅有一所官办学校,仍按两千多年以前孔夫子的准则办学。‘工合’工人感到,必须以更加现代化世界的现实教育他们自己的孩子。学生除了学习之外,从小就接受合作原则的教育,还有操练和演习。我看见一位小队长指挥他的同学,不断变换方向,在院子里走出走进,走前走后,同黄埔军校里的学员一样敏捷。学生都背着小书包,上面都有他们的母亲绣上的工合三角符号。他们似乎以作为新工业大军中年轻的武士而自豪。”


你知道你的Internet Explorer是过时了吗?

为了得到我们网站最好的体验效果,我们建议您升级到最新版本的Internet Explorer或选择另一个web浏览器.一个列表最流行的web浏览器在下面可以找到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