申请入会会员登录会员注册

第六章 赢得战争
第一节 帮助前线士兵
时间:2019-08-14 10:00:00    来源:(美)海伦•福斯特•斯诺著;孙仲伦,牛剑华,安危译。陕西旅游出版社,2007.8    分享到:

人们对工业合作社运动所作的批评之一是,它主要在后方从事商业生产,对提供战争必需品的工作,和帮助前线士兵的工作做得还不够。相反的批评也强烈地提出来,认为它正在把过多的力量投入到制造毛毯、医用棉纱和其他军需品。这样的一位批评家曾估计,在西北总部中,50%的合作社正在从事军需品生产,这是一个毛毯中心。

运动面临着一个棘手的问题。如果合作社将其过多的精力转到战争必需品的制造方面,当这种要求中止时,合作社就将无法有一个平衡的持久发展的经济基础。同样,合作社也不会有一个足够宽广的、省际间的成批生产和销售系统,以准备迎击便宜日本货的威胁。不论谁赢得这场战争,和平到来时,便宜的日货将会在这个国家泛滥。当然,假如能够得到足够的资金和技术领导,这场运动就能够满足这两种紧急情况,并且不会只为战时工业,就耗尽其微小的力量。对这一问题有许多争论,大量的是不必要的争论。战时定货起到两个方面的作用。毫无疑问,战时定货表现了工合方面的一种国牺牲,并使得它们代表了工合所工作中,遇到了比任何其他阶段都要多的麻烦和忧虑。然而,当士兵们冻得要死,难民们饿得要死,并且由于以当地制造费用许多倍的价格进口必需品,使外汇即将耗尽,而棉花和羊毛却正在出售给日本的时候,对这项工作表示怀疑,看来是渺小的和书生气十足的。即使在战时定货基础上装配起来的所有设备,以后不得不抛弃的话,只要以合作社的意义教育军队和遣散的工人,这些设备到时还必定有其用途。合作工业的任何发展,无论是永久性的,还是暂时性的,都是一种收获,并且战时定货为这样的发展和培训提供了一个良好机会。这项工作的额外资金来自军事部,意味着有那么多的额外生产任务。军队的支持也意味着,在原材料供应和运输的便利条件方面获得了新的保护、支持和援助。事实上,认为军队的定货将不会继续下去,只是和平主义的痴心妄想。中国经常保持二百万部队的常规军,没有理由相信,任何大规模的复员会成为可能。

工合已经对民间的士气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。它有助于降低商品价格和制服投机活动,并通过购买农产品使农业持续发展。它有助于消除从日本买东西和向日本出售东西的那种必然性。它使市场复苏,使全国经济稳定。这场运动已取得的成就,是对所有爱国分子的一种鼓励,给予了他们相信他们自己的人民和他们抵抗力量的新的希望。

假如一种真正的军事工业建立了起来,工合一定会对军队士兵产生极其重要的影响,特别是,如果前线生产得到大规模发展,部队就会看到、感觉到工合的存在。每一个已有幸得到工合羊毛毯的士兵,一定会把这上面小三角符号,当作一种好运的护符。事实上,正是仅仅由于愚蠢的想法,爱国军队将领才一直没有看到工合军事工业的潜在力,并促使其飞速地发展。

工合为战斗部队已经做出的最重要的贡献,就是军用毛毯的制造。四十万条现在已在表示感激的士兵手中,并且另外一百五十万条的定货正在供应之中。这真是一个有趣的故事。

这是艾黎的主意,是他的许多贡献中的一件。在世界大战中,他学会了同情士兵的难以忍受的命运。在为工合所做的视察访问中,他吃惊地看到成百上千的轻伤员冻死在路旁,其他的正死于疟疾、痢疾和肺炎,他们仅仅裹着从印度进口的质量差的薄棉毯。经常听人说,更多的中国伤员死于缺乏一般的护理,而不是他们的伤势。正当中国勇敢的青年仅穿着棉衣和布鞋,冒着冬季严寒的时候,日本部队却穿着用中国羊毛做的羊毛大衣,盖着用中国羊毛做的毛毯,感到舒适温暖,更不用说羊毛皮帽和皮鞋,也是用中国的羊皮做的。

艾黎提议制作一百万条军用羊毛毯,这将会同时满足西北羊毛收成的需要,并免除把羊毛远道运往日本工厂的悲剧。那是1937年2月的事,一月一月地过去了,军事部仍未采取任何行动。他们继续从国外购买棉毯,而他们自己的棉农却面临破产,或把棉花出售给敌人,同时,难民们由于缺乏工作而正在挨饿。一直到了8月,定单才终于发出,甚至那时,预付款还迟迟未到,造成了进一步延误。军队已答应给予300万元预付款。中国工合在隆冬之时才实际得到40万元,并让弗兰克•莱姆负责这项工程。几乎没有人认为这件事能办成。但是,工合必要证明一下它自己的力量。设备不得不由金工车间制造和安装。以前从来没有摸过羊毛的纺织工人和织布工人不得不进行培训,农村妇女不得不在她们自己的家里动员起来,也只好实行临时计件工作制,因为不可能得到额外的资金,把工人组织成永久性合作社。然而,工合仅仅比预定时间迟了几个星期就交付了400000条毛毯,平均每条的费用约为10元(不足1美元),还包括机器设备的费用。考虑到所有这些困难,这在中国真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。举例来说,几乎所有的粗纺毛纱都只好用手工纺成。

在当时,羊毛收购是以垄断的形式进行的,已经答应提供原材料的组织突然于10月停止供应。因此,工合的织机在四川闲置了五十天,与此同时,工合总部派出了他们自已的人去牧场购买,顺便在遥远西部,同西藏人、穆斯林和其他人签订新的合同。由于投机商人(或许也是为了拟议中的毛毯订货)的干扰,市场价格飞速上涨。同时,某些反动集团中反对工合的那些人,正在利用他们惯用的占着毛坑不拉屎的伎俩,阻止这场运动获得实力,并阻止它同军队签订任何合同。由于某种原因,他们非常恐惧这小小的工合三角商标。也许他们认为40万受冻的士兵的心会被工合俘去。

当新的150万条毛毯定货的时间到来之时,惊人的犹豫和争论持续了好几个月,定货几乎要送往国外,尽管以黄金作储备的兑换率为二十几比一。

这项工程髙效率的管理,归功于刘易斯•斯迈思博士和他在成都的助手,查尔斯•里格斯,及兰州的泰勒。作为工合非正式的技术顾问,他们节约了时间。斯迈思博士前往上海制作脚踏纺纱机样机,同老式的美国纺织机一模一样,并使它适合于这项工作。在成都建起了一个工合金工车间,它使改进型样机更加合理化,并开始成批生产,每天生产50到100台机器,每台费用6元(后来降到5.65元)。其他地方的费用为10元。两台样机被送到西北,准备在他们的金工车间进行复制,五十台被送往四川边远的一个补给站。艾黎在去松潘安排羊毛供应事宜的旅途上,带了一台纺纱机,和一个经过培训,会使用该机的孤儿去松潘,发动藏族部落的人进行毛纺生产。

斯迈思博士负责四川西部的工作,并承担40万条定货中15万条的生产任务。为此,7500台纺织机和750台手工织机必须生产出来。用于纺纱机锭壳的铝,来自被毁的日本轰炸机。在一个人可以教另外十个人的条件下,农村妇女正在接受纺纱机使用的培训。

后来,还计划提供英国制造的最好的小型梳毛和纺纱设备,以便于工合的工作最大程度地提髙以迎接未来的竞争。

这一“毛毯”定货,从该术语的两个方面意义上来说,已在某种程度上打破了合作社发展的一般过程。它已经使得有必要计件原则,紧急雇用和培训成千上万的纺纱工和织布工,包括家庭工人,而这些人中的大部分,不大可能吸收进合作社之中。这是中国工业和生产的一个很大的收益,不过,对在工合本身来说,这种收益是无偿的。然而,如果这一运动得到足够的资金,它就能够把这些临时工人和比此多几倍的其他人组织起来,用更多的机器进行小地毯制作和其他形式的羊毛纺织。

除了医疗必需品和毛毯之外,工合也已以很大决心从事军服制作业。1938年底,西北总部所接收的首批外界定单,是5万件棉军大衣和价值50万元的士兵服装,这两项定货在六周内交货,另外,还有10万条麻袋的定货。

1939年初,中国工合准备动员30万纺纱工和织布工制作几百万套军服,但是定货仅仅是分散到来,因而,就无法像生产毛毯那样,组织起大规模的生产。那时,还缺少二百多万匹制作军服的棉布,也没有其他组织准备提供这批布,而进口又意味着进一步消耗大量外汇。

1939年冬,中国工合接受了一项12万件棉大衣的定货,价值120万元。在这批定货中,4万件在西北总部制作,5万件在西南总部制作,2万件在四川一西康总部制作,1万件在东南制作。

一封来自四川——西康办事处的领导,卡尔•李,于11月写信说,“此刻,我们正在为衣服制作而忙于生产棉布。六千匹棉布,我们已经交付了每匹110尺长,并且还刚刚签订了一项新的合同。我们同意在不定期的时期内,每月交付两千至一万匹棉布。六千匹绷带布现在正在生产中,我们也还忙于生产我们承担的那一份中国工合毛毯。”

西安是西北地区军队供应的中心。1940度1月,西安的合作社交付了35000件棉大衣,4月,交付了一项30万件夏服(帽子,裹腿和三件一套的西服)定单中的6万件。1940年3月,《西北工合报》曾报道:

“西安有成百上千座古庙,其中一座古庙的房舍是一群妇女的小天地,这里每天生产200套军服。这些妇女都是难民,大部分来自满洲。他们的丈夫或者在前线,或者在战斗中牺牲。她们合作起来进行生产活动,这将使她们的思想免于忧伤,并使她们的孩子免于挨饿。3000元的贷款中,迄今为止,(从1939年4月开始工作以来)已归还了300元。合作社赚利甚微,但也不赔钱;妇女自己吃着最简单的伙食,每月费用不足九元,以便能够养家糊口…”

“……西安已即将完成她的18000条军毯生产任务。

“宝鸡的十七个合作社,有五、六百名工人目前正在从事织造军用棉布工作,准备将棉布制作军服,每天生产棉布1600码。把这些纺织合作社集中起来,为军队生产棉布,其原因是,必需用作布的经线的机器线无法通过普通的商业手段得到。机器线的现有存货单独保留给部队使用,并由军队交给合作社,军队还给了额外的补助费,以求购买纬线和保证工作质量。

“迄今为止,军队已同意以这一方式同合作社做六个月买卖,在此期间,必须生产并交付288000码棉布。在六个月底时,将进行新的谈判以续订合同。同时,一部分棉布将由军方送往不同的合作社,制作军服或其他物品。宝鸡的一个妇女合作社最近接受了一项定货,要求生产10万个行李袋,每个0.033元(工钱)。

“宝鸡的三个中国工合军用毛毯生产单位正好已经完成了40000条毛毯中他们的定额。376人和50台织机曾投入这项工作,每天的最大生产量为1000条。对于这些毛毯,军队给予每条10到11元的补助,此外还分期付给合作社一些费用。”

二月份,西安附近的两个城镇每天生产出2,600条军毯,而兰州每天正在生产1200条。(西北还生产了最初40万条定货中的25万条。)

在所有地区,还用涂有防水桐油的麻,制作其他军需品:用于火车和卡车的防水帆布,帆布背包,机关枪外套,护腿,行军床,邮袋,雨衣。当然,普通日用品也按定贷提供给部队,例如,鞋,长袜,凉鞋,雨伞,手电筒,皮带,子弹袋,手枪皮套,肥皂,饼干,罐头食品和香烟。许多伤残士兵从事为军队制造香烟的工作。工合还生产用于军队运输的船。二轮运货马车和支架浮桥的平底船。东南总部有两个工厂生产军用钢盔,并生产出成千上万条军用皮带。

目前,还未得到军需品方面完整的统计资料。作者请求西北总部写一份报告,并收到了一份关于1939年间,军队向宝鸡地区联合会供销百货商店定购军需品的财务报告书: 

物  品         数目及单位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单价:元

羊毛毯          50000条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8.00

棉大衣          36000件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4.00

短上衣          5000件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10

军  服          2500套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0.00

布  鞋          10000双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.70

短袜和长袜      5000打、双               6.00

毛  巾          4800打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6.00

绷  带          7000磅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5.00

药  棉          35000磅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.20

平  布          5000匹40码×34英寸      55.00

粗帆布          30000码2英尺7英寸宽      2.00

帆布制品        2500件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.50

爆大米花        6400袋,每袋约5盎司      0.30

饼  干          6000斤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0.70

肥  皂          5000箱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6.00

纸              1500包,100张21"x31" 10.00

墨水            1000瓶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.40

到目前为止,工合还未进入军火领域。然而,金工车间和化工厂正在创造这种条件,如果政府希望这样做的话,就可以从事军火生产。在工合的工厂里,已有许多熟练的军工厂的工人。为了表明在这一领域的能力,西北的合作金工车间已经生产出一支冲锋枪,一支毛瑟手枪,一支自动步枪和一支普通步枪。到1939年底,工合接受的唯一的军火定货,来自在西北的中央军当地的一个师。这项需要7万枚手榴弹的定货很容易地在一月之内就供应部队。

中国用于购买武器的大量的钱,已花在进口上,从10到24比1的兑换率来看,这是一个巨大的浪费,并且运输费用很高。中国能够制造除炸弹以外,她需要的所有军火,无论如何,炮兵防御也没有多大希望。政府的兵工厂现在被迫生产她的大部分军火和小型武器,但其数量根本不足以供应在战场上的所有战斗部队。(不能得到好的钢材制造步枪枪管,但这些枪管已进口,当地备有存货,或从破损的枪上取下枪管并加以修复。)当然,中央军获得首先挑选的机会,其他部队和游击队组织,在设法获得任何一种武器和军火方面,都遇到难以估量的困难。然而,他们却处在最重要的战略位置,靠近日本部队,在那些地方,小武器能够发挥最有效的作用。在中国北方,游击队从未得到用于爆破工程的高效炸药,这已经严重地妨碍了他们破坏敌人运输线的特殊工作。

即使给部队供应日常必需品,军火除外,也需要一个巨大的工业,不过,政府从合作社购买物品所节约的钱将会是非常大的数目,除非消除私人军火投机商。例如,根据拉波伍德的报导,“中国工合能够提供穿的衣服,皮货,毛毯,帆布设备,浓缩食品。每个士兵每年可能会需要价值300元的东西,有消息说,中国有二百万至五百万士兵。按以上标准,每二百万部队这样的定货,就将是每年约6亿元。中国工合需要约6000万元的资金就能够生产所需要的定货,因为它的月产量通常相当于投资的总资金。


你知道你的Internet Explorer是过时了吗?

为了得到我们网站最好的体验效果,我们建议您升级到最新版本的Internet Explorer或选择另一个web浏览器.一个列表最流行的web浏览器在下面可以找到.